帕拉庄园为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帕拉,是帕觉拉康家族的简称,在旧西藏贵族中,是仅次于历世达赖喇嘛的“亚谿”家族的五大“第本”家族之一。帕拉家族大300多年的兴衰史中,先后有五人出任西藏地方政 府的要职噶伦,扮演了较为重要的政治角色。 噶伦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最高行政官员,官阶三品,通常由三俗一憎构成。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帕拉·土登旺丹担任达赖喇嘛的卓尼钦莫,即达赖喇嘛的副官长,权倾一时。1959年后随达赖喇嘛逃亡印度,并长期担任其流亡政府的高级官员。在经济上帕拉家族拥有大量的庄园和农奴,采取典型的封建农奴制剥削方式,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最为难得的是,在剧烈的时代变迁中,帕拉庄园历经桑沧至今基本保存完好,现已作为旅游景点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对外开放,成为西藏农奴制的真实见证。

    旧西藏贵族领主的庄园,既是领主和代理人的生活场所,也是管理农奴和所有谿卡的权力中心,作为该家族的“脸面”,当然也是家族兴衰的最直接体现,因而贵族家庭无不倾其全力,尽可能使其雄伟高大。继承西藏历史上土酋割据的传统,也是渲染家族的富豪和威严,大贵族的主谿卡大多选择交通方便,气候宜人,出产相对丰富的地方,而且多为城堡式建筑群,其建筑结构和使用功能从一个特定方面,反映了西藏封建农奴制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特征。

    17世纪40年代,帕拉先祖从不丹投靠了西藏地方政府,最早被赐封在江孜县重孜乡一带的萨鲁庄园,这里就成为帕拉家族的第一个“麦谿”(主庄园)。由于当时帕拉家族刚立足西藏,因此其建筑还不是大出色。经过100多年的实力积聚,在18世纪80年代帕拉家族出了第一个噶伦,于是这位能人丹增朗杰就将自己的主谿卡从萨鲁庄园迁到江孜城东的江嘎庄园,并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岗居苏康。据藏历阳火龙年(公元1796年)噶厦政府所作的房产记录,岗居苏康不仅院落宽敞,而且坚固实用,建有马厩、炒房、回廊、卧室、大厅、经堂、阳台、厕所、仓库、厨房等数十间建筑设施。1791年爆发了反对廓尔喀人侵略的战争,为安顿驻扎在江孜的军队和过往官员,噶厦政府征用了帕拉的岗居苏康。经江孜政府官员反复核算,岗居苏康值1300两藏银,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以至帕拉庄园因此换得了管理两个大庄园,外带几个小庄园的权利。在这以后,帕拉庄园的“麦谿”就一直在江嘎庄园。1904年荣赫鹏率领英国侵略军,在江孜受到西藏军民的沉重打击,他本人也险些失了性命,5月24日英国援兵到了以后,于26日重点攻击由600民兵守卫的江嘎村,以突破藏军的包围。残暴的英军在先进武器的掩护下,用炸药和汽油将当时只有6户人家居住的江嘎村变为一片火海。藏军在杀死英军加斯丁及其他两名大尉和大批英军后,因伤亡过重退出江嘎村。岗居苏康及帕拉江嘎庄园的所有房屋都毁于战火。

    在这以后,帕拉家族走向衰弱,平措朗杰至死官仅至宗本(相当于县长),家族庄园也基本委托谿堆(庄园在管家)管理。本世纪30年代,平措朗杰的二儿子扎西旺久,眼看家道式微,只好从林朴寺还俗回家经营家业。回来后,他一是不满意父兄安排的兄弟共妻婚姻,二是家族产业主要在后藏,因而大约在1936年从拉萨回到江孜,于藏历火牛年(1937年)将主谿卡从江嘎迁到班觉伦布村,当时仅有几间平房。扎西旺久一经营庄园,就恶狠狠地宣布:“庄园那么穷而差巴那么富,这里面必有文章!”他亲自管理经营后藏的各谿卡,经过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加上其兄土登旺丹和其弟多吉旺久在官场上步步走红,帕拉庄园势力又呈蒸蒸日上之势。扎西旺久从40年代中期开始兴修庄园,又用了十来年的时间,从西向东逐渐修建,直到1955年才最终建成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帕拉庄园的规模。 

    帕拉主庄园雄踞班觉伦布村的中央,座北朝南。南向的庄园正门,由两扇厚重漆黑的大门构成,门口高矗着两个挂满经幡的旗杆,既为招运,更为炫耀帕拉家族的不可一世。围墙内是庄园的外院,地面铺着青石板,东面是牲口棚圈,按公母和种类建有各种圈舍,同时也是单身朗生晚上睡觉的地方。正北穿过门楼,就进入庄园的内院,内院同样铺着青石板路面,宽敞的院落主要用来晾晒羊毛和供朗生们做羊毛活。大院北面是三层楼高的主楼建筑,这是领主起居生活和社会活动的场所,是庄园的核心所在,因而建筑高大宽敞雄伟。主楼的东西南三面环绕着二层内廊式建筑,是管理人员起居工作和朗生从事庄园内劳动的工作场所。这种建筑格局,既保证了主楼良好的采光,又显示出众星拱月的效果。主楼两层的东头,有楼梯通向庄园的后院,那里是一个后花园。从主楼到后院,楼梯正对着的是西向的一大一小两间外廊式平房,称作“加色康”,是专门给领主做饭的厨房。北面一点是领主冬夏季节避寒避暑的专用平房“古则学”,地面铺着木板地,二小间一大间。再北面是厕所和看门人的小屋,中间是东大门。沿着后院高大结实的围墙栽种了一圈参天杨,形成后院的绿色屏障。花园里种有各种各样的果树花草,沿着石砌的小道,在花园中央有一座凉亭,这是主人赏花观月和夏天宴会以及娱乐的地方。围墙外面是帕拉家的郁郁葱葱的林卡。

    庄园的正南面,是帕拉最大的朗生院,作为帕拉庄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至今保存完好。朗生院总面积150.66平方米,当年居住着14户60多名朗生,最大的房间14.58平方米,最小的仅4.05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2.5平方米。旁边是大差巴户扎西吉康家4柱的平房。庄园的东面,穿过一片林卡,是帕拉学校旧址,民主改革后成为乡政府所在地。1986年撤区并乡后,乡政府迁到原来的区政府办公,这里就变成了乡奶渣厂。庄园的西面,分布着4户小差巴户,自东向西依次是谢巴家、吉马家、吉马萨巴家、桑珠吉康家,基本都是两柱的平房;再旁边是炒青棵房和小朗生院,稍大的朗生院住着5户14口人,小的住着2户6口人,居住状况和大朗生院相同,还有4户朗生没有得到住房的待遇,租住附近差巴户的住房,以早晚的帮工抵房租。这些建筑在民主改革后的剧烈的社会变迁中早已荡然无存。再西面是大差巴户扎西康萨家,建有5柱的平房,靠南一点是庄园管家丹达的4柱平房,但他们全家大多数时候都生活在庄园内。

    此外,在庄园西南面二层房顶的平台上,还建有全村的“生”神祭台,称作“格拉”,这是生命之神,主管人们的出生和健康。每年藏历正月初三和六月中旬各祭一次,领主、朗生、差巴户各自前往祭祀,老朗生们因大多出生在江嘎庄园,因而在夏天还要回江嘎专门祭祀那里的“格拉”。在村子的东面林卡里,有祭祀地神的祭台,称作“域拉”,为了祈求风调雨顺,从事农业的差巴们每年藏历六月以后,每周都要集体举行一次祭祀活动,小心地求神保佑有一个好年景,不从事农业的领主和朗生都不参与祭“域拉”的活动。村子东面2公里的江热村,有一座小寺庙“江热觉康”,北面4公里的江孜更有著名的白居寺,在家庭遇到特殊事情和佛教节日时,人们都会与这些寺庙及寺庙的喇嘛发生关系。

    可以看出,当时的班觉伦布村是以帕拉庄园为中心来布局的,正如所有的居民都是帕拉家的农奴一样,所有的建筑也是围绕领主的生产、生活来展开的。经济和社会地位越低,对领主的依附性就越强,在居住格局上表现的十分明显。以帕拉庄园为核心,首先是朗生生产、生活场所,然后是4户较贫穷的差巴户,外圈是两户大差巴户和管家家庭。周围三公里以内,散居着主庄园的其他差巴家庭,再扩大到附近的自然村,大多也属于帕拉家族的庄园。

    我们再走进庄园内部,具体看看其结构和功能。从南大门穿过前院而进入大院,底层建筑基本属于仓库性质,北面主楼底层正中是大门,进去后有宽大的楼梯通二楼,这是主人和客人使用的上楼通道;底层的左边是专门储存豌豆的大仓库,右面是存放各种工具以及油菜籽和油菜饼的大仓库。东面是储存朗生专用的下等粮食仓库。南面过道右边第一间是专门存放牧民交来的死羊皮及羊毛,第二间是专面存放木料,第三间存放青稞草;南面低层为廊式建筑,紧靠过道左边有楼梯和二层相通,这是下人们使用的通道。西面一为种子库,一为凹进一截的柴禾房,这里和旁边的大库房,也是帕拉关押“犯罪”农奴的地方,里面极为阴暗潮湿,笔者尝试了一下,门一关上,给人一种窒息般的恐怖。西面还有过道通小天井,有二个仓库专门储藏差巴户上交的青稞。

    上到二层,东西南三面为廊式建筑,东面第一间是2柱大的酿酒房,实为女管家拉珍及其于女的生活用房,第二间是真正的酿酒和储酒房,走廊北面有门通主楼,南面套间是庄园大管家“强住”的生活办公用房,旁边是强住侍从房,楼梯口旁是厕所;接着是4住大的羊毛仓库,里面套一间专储毛线的库房;最后是朗生们的厨房,面前有楼梯通楼顶的供“格拉”的平台。西南面沿小天井有染房,存放各种口袋绳索的库房,一间两柱,一间4柱的青稞仓库,角落是一个农奴专用的厕所。正西靠小天并的走廊上建有藏历年和平时为主人炸面食的灶台,接着是管家(聂巴)丹达的办公生活用房,里间是与主楼相连的6柱大房的仓库,储藏和提供庄园日常生活用品、聂巴的助手也住在这里,前面还建有一个大平台,有门连接主,楼二层,这是朗生进楼为主人服务的主要通道。从这里进入主楼,也是一层到二层以及去三层的楼梯口,二楼正北是供帕拉庄园家庭保护神拉姆的护法神殿,拉姆是一妇女骑骡塑像,名班台拉姆,意为吉祥天女神。东面是称为聚义厅的大房,供有佛龛,平时有一人值班念经;藏历年时,农奴必须穿着整洁的衣服,放下发辫,手捧哈达,毕恭毕敬地在这里向领主拜年,以仪式强调主仆和依附关系。再东头,北面是一大间珍贵物品仓库,储藏氆氇、卡垫、洋布、档案及编了号码的各种贵重物品的箱子,由扎西旺久最信任的庄园女管家拉珍掌管,南面是上三层、去后院和通外廊的门厅。

    第三层上,配房的东南二面都是楼顶平面,在西南角建有“格拉”祭台,还有一座煨桑用的“桑固”,每到初一、十五在这里燃松柏粉及少许糌粑祭神,象帕拉这样的大贵族家庭,平日早晚也要祭祀。平台上只有西面建有房屋,后面一间是堆放藏被一类的仓库,前面一间是冰雹师专用房,房内还附有一个小厕所,帕拉家常年请一位冰雹喇嘛在这里念经,以驱赶和减少对农业生产威胁最大的冰雹。和主楼连接处有一门相通,从这里进入主楼三层。一进门的小厅楼,既是上三层的楼梯口,又是侍卫休息和听旨的地方,其西面的帕拉家庭经堂“朗达郭松殿”,其豪华、气派在江孜首屈一指,室内靠北面的五分之四的面积,是用木板铺成的高台,由三级造型的本梯连接,台上严丝合缝地铺着整张图案华丽的纯羊毛地毯,中间横断一座汉式雕花门洞,木门、隔板、高台、护栏以及藏柜上,全部绘着《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红楼梦》、《西厢记》以及著名的成语典故故事,空中垂挂着藏式经幢,四面墙上挂满唐卡,佛龛上供奉着金、银、铜、泥各式佛像,也摆满了金、银、铜、合金的各式供佛用具,非富丽堂皇四字不足以形容。门厅正北是帕拉个人的念经房,有小门与经堂相通,他每天都要在这里念经打坐。东北面是宏大的日光室,用来举行大型招待会,宴请权贵,每年例行的三次家庭大法会也都在这里举行,为时7天,每次都要请几十名喇嘛。日光室南面是落地大玻璃窗,外面是阳台,扎西旺久经常在这里亲自监督奴隶干活。穿过阳台向东是走廊,墙上挂着成串的庄园钥匙和各种刑具。走廊南边是扎西旺久妻子的卧室,各种侈奢品和华丽用品,在今天看来也是很气派的。北面一边有厕所和上楼顶的楼梯,一边是两名俊美侍从休息和听差的房间。走廊尽头的南面,是下二层的楼梯和堆取暖燃料的地方,东面又进入一个小天井,天井南面是主人扎西旺久的卧室,北面是小客厅,专门接待有身份的人,人们常聚在这里打麻将。

    至此,帕拉主庄园基本介绍完毕。从庄园的整体布局看,外部是朗生生活区和牲畜圈棚,朗生生活用房极其简陋狭窄;中间是朗生工作区,工作用房简单实用,后面是领主生活享乐区,建筑高大坚固,极尽豪华侈奢。除侍从朗生外,普通朗生不经主人允许,是不能随便进入主人生活区的。从建筑结构上看,庄园一层主要是仓库、朗生和牲畜用房,二层主要是工作和管理人员用房,三层是宗教和领主生活用房,这种层层递进上升的建筑风格,生动体现了封建农奴制尊卑有序的等级关系。从功能上看、庄园作为封建领主的权力、利益和生活中心.主要是围绕满足领主物质生活需要和精神生活需要(宗教)展开的,领主依靠对农奴的剥削,维系自己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和穷奢极欲的生活,其代价是农奴阶级极端贫困和西藏社会的整体停滞,从根本上表现出西藏封建农奴制的阶级关系和社会弊端。据庄园管理处统计,帕拉庄园共有大小房间82间,住房面积5357.5平方米,加上前、中、后三个院落,总面积47234平方米。1994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第55号文件,将其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6年4月,宣布其为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来源:南方古建筑设计院

本文标签:帕拉庄园  西藏自治区  文物保护  西藏文物 

专业古建筑规划设计

汉匠古建筑

服务热线: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体解决方案

交流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