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建筑设计营造偶数开间

四根木头圆柱围成的空间称为“间”。古建筑的迎面间数称为“开间”,或称“面阔”。古建筑的纵深间数称“进深”。中国古代以奇数为吉祥数字,所以古建筑设计平面组合中绝大多数的开间为单数;而且古建筑设计营造开间越多,古建筑等级越高。北京故宫太和殿,北京太庙大殿开间为十一间。

中国古建筑设计营造偶数开间浅谈

一、数字与建筑的意义——礼制、秩序和美的完美结合

中国古代把数字分为阳数和阴数,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阳数中九为最高,五居正中,因而以“九”和“五”象征帝王的权威,称之为“九五之尊”。 一种说法认为“九五”一词来源于《易经》。现在流传下来的《易经》版本据说为周文王所演,因此也称为《周易》。《周易》六十四卦的首卦为乾卦,乾者象征天,因此也就成了代表帝王的卦象。乾卦由六条阳爻组成,是极阳、极盛之相。从下向上数,第五爻称为九五,九代表此爻为阳爻,五为第五爻的意思。九五是乾卦中最好的爻,乾卦是六十四卦的第一卦,因此九五也就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的第一爻了,成为了帝王之相。

这里的“九”本不是具体的数字,而是判别数字阴阳属性的符号。后来人们把“九”和“五”作为具体的数字来运用,窃以为一来是为了契合代表帝王的“九五”之爻;再者,“九”和“五”两个数字在建筑上的使用也是非常符合美学原则的。《周易》的释义词句有“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太和殿名字的由来据说就源于此。而奇数作为普遍的开间数目在李允鉌先生著的《华夏意匠》中有所涉及:中国古典单体建筑间数采用奇数,是因为单体建筑都以横向为正,大门一般位于正面中央,只有用奇数的间才能有位于中央的间,否则中心线就位于柱位上了,其实这和中国古典建筑强调中轴有关,同时包括张良皋先生的《匠学七说》以及王鲁民先生的《中国古代建筑文化探源》亦论过此问题。在这里就不再赘述。

但是强调中轴是周以后的事,商的宫殿遗址平面上看到的都是四和八偶数的间,那时候入门不一定要落在中心线上.那个时代是否也有另一套象征意义的构图?还是另有他求?

二、古建筑设计偶数开间的实例研究

1.夏商周早期宫室——未解的迷题

河南洛阳二里头发现的夏代早期宫室遗址,系由数组周以回廊的庭院组成。其主要殿堂置于广庭中部,下承夯土台基。台基平整,高出当时地面约0.8米,边缘呈缓坡状,斜面上有坚硬的石灰石或路土面。而殿堂位于台基中部偏北,东西长30.4米,南北深11.4米,以卵石加固基址。建筑结构为木柱梁式,南北两面各有柱洞九个,东西两面各有柱洞四个,但柱网尚不甚整齐。壁体为木骨抹泥墙,屋面则覆以树枝茅草。以上做法均符合文史中夏代建筑采用“茅茨土阶”的记载。值得注意的是,主体建筑面阔为等跨的八开间,回廊已出现复廊形式。前者表明偶数开间的使用包涵着某种宗法礼制的内容,而后者表明这种复合形式的渊源定将更为久远。

河北平山战国晚期中山国王墓出土的《兆域图》,其上刻划有陵墙、土丘、祭室及附属建筑之名称及尺寸,是我国发现最早的建筑设计图。从中不难看出当时偶数开间的形制。
对于夏商周的历史研究的不完整性的确困扰了对建筑体制的研究,中国人都听说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这是因为古代文献中清楚地记录了夏、商、周三个最早的朝代。但是,就有案可稽的最早的年代来说,司马迁的《史记》也只能追溯到西周晚期的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再往前的西周早、中期和夏、商两代,只有帝王的世系而无年代。这就是说,五千年文明史中仅有三千年“有史可查”。 为填补中国文明史的空白,“夏商周断代工程”于1996年正式设定,成为中国“九五”期间重点科技攻关计划项目。进行中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在研究成果不明朗的情况下也备受争议。
出于学术上的不同看法,对这个阶段建筑的偶数开间现象应该进行详细的论证,在没有确切历史考古结论的支持情况下,妄加猜测是不对的。我们暂且当作现象研究而先不去下以定论为宜。

2. 天一阁——易学在建筑上的运用

古人认为“六”是偶数,属阴性,象征着水,叫作“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天一阁号称浙东第一藏书名楼,有"南国书城"之称(见图4)。阁的建筑形制是六开间,这种用偶数作为房屋开间数的极为少见,体现了易学在建筑上的运用,始建之初就是依照"一与六共宗而居乎北"的五行生成哲理而来,乾隆皇帝决定,文源阁的建筑样式以宁波天一阁为范本,并派人去宁波测量绘制了天一阁的图样。至此成为清代以后书楼建筑和管理的样板。据称北京文渊阁、文源阁、沈阳文溯阁、杨州文汇阁、镇江文宗阁、杭州文澜阁等都是仿此阁而造。
    书楼设计为两层布重瓦,六开间硬山造建筑。"藏书在阁之上。阁通六间为一,而以书橱间之,其下乃分六间。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义"。此楼两层,上层为天,下层为地,上层不用板壁分隔而成一统间,象征天一,下层为六开间象征地六。"而居乎北",北者在后天八卦图中为"坎",五行属"水",寓"水克火"。天一阁不仅是六开间,其所有房屋的高低深浅以及书橱尺寸等,莫不含有"六"数。

缘由则是建造者认为书最怕火,所以取古句“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象征水克火之义,以避火灾。它一反我国古建筑所遵循的“奇数开间”的原则,却以偶数“六开间”,也是为了迎合上面那个古句。后来上面论述之乾隆为珍藏《四库全书》,修建文渊、文源、文津、文溯、文澜、文汇、文淙七阁,均仿天一阁六开间,名字也都取带“三点水”的字,果然是怕火不怕水!

三、从东方建筑角度分析大环境下的偶数开间

中国、朝鲜、日本以及渤海琉球群岛被认为是东方建筑主干下的东北亚文化圈,朝鲜日本等国主要是以中国文化为基调,在文化的各个方面均表现出相应的联系。当中国的佛教建筑伴随着宗教蔓延已超越其他传播方式几倍的速度将中国建筑文化传入这些国家。当然这种迅速的、有效的传播方式也带来了一定弊端。我们追溯这佛教的传播路线:
西域→中国佛教→朝鲜半岛三国(高句丽、百济、新罗)→日本→东南亚,在行进过程中,许多建筑元素是相互共享的,诸如侧脚、升起、推山、反宇,但是文化的迁徙总不会超越这些大众的、视而可见建筑的符号而深入的传播。所以造成一些方面的偏差。正如日文汉字中与宋代书法同源却出现不少“错别字”一样的道理。

文化是人类的符号化的思维和行为。人们精神交往的手段是由一系列可感知的符号单元组成的完整系统。德国哲学家卡西尔有句名言:人是“符号的动物”。同时符号是随着人的迁徙与社会结构的变更而改变和丰富的。当我们从符号学角度来看待受中国建筑体制影响下的朝鲜日本建筑,也就不难理解譬如双行御路、偶数仙人走兽等建筑符号与中国本土的不同了。

四、结语
偶数开间作为比较独特的建筑形制从其隐喻未知的初步形成到经过易经的阴阳风水学说熏陶,再到符号的迁移与变更,这一连串的人文因素干扰更加使得这一方面的学术研究变得更加神秘而扑朔迷离,通过现象研究本质,更深入的挖掘历史资料才能把这层人为的、主观的神秘面纱拨去。偶数建筑元素的理论研究也将会成为研究东方建筑的起源、传递、礼制、秩序和美学另一涓涓细流融汇于中华建筑渊远的历史长河之中。

来源:南方古建筑设计院

本文标签:中国古建筑  古建筑设计  古建筑营造  古建筑开间  古建筑开间设计 

专业古建筑规划设计

汉匠古建筑

服务热线: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体解决方案

交流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