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设计 仿古建筑设计 古建筑公司

杨经理:139 5787 3222

会所隐公园古建筑内以商铺店面做幌

中央有关部门下发通知要求整治“会所中的歪风”后,曾经觥筹交错的公园会所,如今多已寂然无声。北京、杭州、南京、合肥等多个城市相继就此展开专项整治,数十家会所停业整顿。但《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仍有一些私人会所以各种形态存在,成为企业接待领导干部或公款吃喝的新去处。

  “私地会所”:酒窖商铺做幌

  有些私人会所以商铺店面为幌子。位于广东省东莞市南城中心广场上,有一个名为“名堂汇名人字画”的临街商铺门面,记者走进大堂,四周挂满各种字画,左侧有品茶的桌椅,大堂前方有一个走廊,私人会所就设在里面。记者环绕名堂汇四周发现,虽然内房安装的是落地玻璃窗,但由于都挂着密不透风的落地窗帘,看不到里面陈设。

  服务员及经理告诉记者,只有老板同意才可以进入吃饭,不可进入参观。老板是一个做工程的潮汕人,这里专门用来接待他的朋友,菜式以潮汕菜为主,食材也是从潮汕专供。虽然其并未透露价格,但在广东,潮汕菜是价格最贵的菜式。

  还有一些会所“深居”于豪宅区或别墅区,并不对外,只有老板认可的客人才可以进入。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来到广州一家位于高档住宅区内的知名酒窖,外看是一个酒窖,然而入口的右侧有一梯间,设人把守,未经允许不可进入。据知情人士透露,有政府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在此宴客,里面客房布置奢华,菜式高档,且保密工作非常好,不会泄露用餐者的身份。当记者要求在此预订宴席时,酒窖服务员说这里不对外,必须是受老板邀请,或者是凭之前来此赴宴的邀请短信方可接受预订。

  该酒窖对外信息显示,它实行会员制,会费是30万元。会员在这里拥有私人专属、恒湿的红酒贮藏空间,还可提前预订私房菜,坐在江景房厅中享受专业伺酒师和配膳师的服务。

  截至发稿,记者获知该酒窖已闭门停业。

  “企业会所”:假称培训基地

  位于广东省东莞松山湖高新产业园区环湖路的东莞银行培训基地,早在2年前就遭网民及部分媒体曝光,被质疑企业以培训基地名义办高级接待会所,且该地块市价超10亿元,有关部门如何审批通过?

  《经济参考报》记者实地采访发现,该基地附近地带绿树成荫,风景宜人,一些著名的地产公司如万科、保利都在此建有楼盘,且价格不菲。环绕该基地的是供市民租自行车骑行的绿道,基地入口有一个大型白色门楼,铁门紧锁。门口保安告诉记者,虽然说是培训基地,但是鲜有员工入内参加培训,它其实是一个休闲会所,只有行长才能带人进来。当记者问会所内有何设施时,保安回答“说不清”。

  记者环湖发现,这个所谓的“培训基地”是在松山湖畔中心的一个半岛,进入基地后需经过一架白色拱桥方可进入半岛之内。远眺半岛可以看到绿色尖顶的白色建筑矗立在茂密的林木之中。

  而在松山湖园艺博览中心,经当地居民指引,记者来到了曾经也是私人会所的“俊逸庄园”。如今这里已经挂牌为“中国青少年成长教育(华南)基地”,挂牌时间是2013年7月。令人疑惑的是,这里找不出任何教育基地的特征,没有红领巾,没有名人英雄塑像,更没有拓展训练的场地设施,所能见到的就是私人会所的欧式庭院。

  记者以教育培训机构的身份联系了该基地接洽人吴部长,他自称是中国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华南部的负责人,希望春节后跟记者联系一些合作,让人感觉该基地并非是一个公益机构,更像是一个营利机构。当记者谈及听说基地前身是一个私人会所时,吴部长矢口否认,强调这里从没有什么会所。然而,附近的人士向记者证实,以前这里的确是一个可以接待吃饭的会所,且经常听到里面放音乐,人声喧哗。

  “酒店会所”:设施尽显奢华

  在东莞厚街,记者走访了位于其间的两间五星级豪华酒店——喜来登和嘉华酒店,他们分别有两间会所,即昌明会所和牡丹会。

  这些“酒店会所”均位于酒店的指定楼层,占用3至5层,有的有专用的房型和专区接待,如餐饮、棋牌、桌球和卡拉OK,有的则与酒店共用,均享受会员价。入会者需要交纳会费,年费在8000至15000元。入会者名义上必须是企业负责人,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以个人名义入会,只要缴纳会费即可。

  一位酒店接待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如果接待对象是政府官员,为了保护隐私,不用登记其任何信息,住房、娱乐等消费由接待方支付。

  记者进入嘉华酒店牡丹会会员的三种类型入住房型看到,设施设备尽显奢华。其中两间豪华大床房,每晚会员价为880元至980元,里面有名牌慕思大床,红酒品鉴吧台,衣帽间及电动控制窗帘等;最贵的一间是复式房,可容纳三个家庭入住,除了三间卧房外,内设厨房,健身机、桑拿房以及内衣干衣器等,每晚会员价6600元。

  “公园会所”:藏身公园古建

  烈士公园是长沙市最大的公园,据传该公园花卉班内藏有一家名为“崇贤馆”的高档会所。

  在一位知情市民的指引下,《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来到烈士公园花卉班,看到周边树大林深,游人极少,十分隐秘,只有三两园艺工人进进出出。在花卉班院内西南角落,记者见到传闻中的会所——一栋红褐色的单层建筑和一个别致的小型花园构成“园中园”,房前和园内精心布置了奇石、假山、盆景、水池、小桥等景致。房子大门和花园铁门上都已被贴上了封条,落款时间为2013年12月30日,单位为长沙市烈士公园管理处。

  “一被举报,市园林局就派人过来调查了,再后来公园管理处就贴了封条。”一位正在花卉班大棚内搬花盆的园艺工人告诉记者,“被查封之前,每天晚上这家会所门口都停着各式各样的高档车,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但肯定都是有钱人,开的车都很好啊。”

  除了景区、公园,文物保护单位变身豪华会所事件也并不鲜见。

  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帽儿巷27号,坐落着太原市文物保护单位“晋绥铁路银行旧址”。它成立于1934年,是民国时期山西的重要银行。2013年6月,这一文保单位摇身一变,成为集“吃、喝、玩”一体的娱乐会馆。

  记者近日走访该文保单位发现,这栋经过修缮的三层建筑外表一派民国建筑风格,“晋绥铁路银行(旧址)一九一一”门匾上方,镶嵌的“惠公馆”金色字体已被清除,但痕迹依稀可见。

  据承租这一文保单位的山西龙城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晓东说,旧址修复工程结束不久就被媒体曝光,随后被太原市政府叫停营业,至今已有3个多月,正在等待清算整改。

  同样是太原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王公馆”仍在正常营业。位于太原市西华门6号,一条小巷子里的“王公馆”并不起眼,巷子口也没有任何介绍,只挂着一排排红灯笼。“王公馆”酒店的前身是阎锡山第十兵团司令兼太原守备司令王靖国的公馆,如今号称是太原市最高端的“私家菜馆”。

  记者进入酒店时,门卫马上过来盘问包间名。打着订餐的名义,记者走进“王公馆”看到,其建筑大都为青砖红木,内有水壁、龙壁,墙面雕刻精美。走廊处摆放着“王公馆储值卡优惠活动”显示,其最低储值金额为1万元,现金充值7万元以上可获赠3888元的“王公馆特供酒一瓶”,一次性消费4000元以上才可享受优惠回馈。

  一位客户经理介绍说,“王公馆”的人均消费一般在400至500元左右起。“八项规定”实施以来,高档酒店受到很大冲击,但“王公馆”还在维持营业。除了高端会员外,他们也在放低身段,推出团购优惠活动,招揽普通市民。然而,记者在菜单上看到,“极品干鲍988元/位”、“窝里壮798/例”,菜单上仍不乏鲍鱼、鳖、鹿脯等名贵菜品。

  公园古建创收冲动催生违规操作

  记者 梁晓飞 王学涛 刘良恒 太原 长沙报道

  近年来,“景区、公园藏会所”的案例屡屡发生,文物保护单位变身豪华会所事件也并不鲜见。这些单位在引进经营项目时往往疏于监管,甚至默许纵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专家指出,由于财政资金“养景、养人”捉襟见肘,很多景区、公园和文保单位只能采取引进资本、合作经营的模式填补资金缺口,导致“公园古建变会所”之风兴起。

  “养景、养人”捉襟见肘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创收压力较大,部分公园、景区和文保单位在引进经营项目时往往疏于监管,甚至默许纵容高端会所开设其间。

  在被曝光内藏名为“崇贤馆”高档会所的长沙烈士公园,记者见到了负责接待的公园管理处办公室主任陈力争。他解释道,“崇贤馆”是该园2011年引进的项目,按照协议,投资方主要做有机果蔬的栽培、推广。但这一项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竣工验收,对方就已经提前将体验馆开放了,并且推出了餐饮和娱乐服务,导致整个项目“跑了题”、“变了味”。

  陈力争还谈到了公园管理处的苦衷:“我们是差额拨款单位,市财政每年给我们拨2100万,但我们每年至少要5100万才能维持运转,300多退休职工,400多在职职工,光发工资就要将近4000万。上级部门要求我们每年创收1800万,但即使全数返还,我们还是有很大的资金缺口,只能通过引进新项目、争取上级专项资金来弥补资金缺口。”

  “我们也在积极争取进入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但是难度不小,长沙市园林局有9个公园,两千多号人,财政一下子要承担这么多人的全额拨款实在太难了。”陈力争说。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文物保护单位。据了解,我国文物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体制,保护经费以政府投入为主。以山西为例,近千座国保和省保单位尚有60%以上亟待维修保护,119个县(市、区)的9000多处市、县级文保单位中,只有40多个县将文物保护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

  公共利益受损引发不满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长沙烈士公园采访时,遇到一些闻讯赶来一探究竟的市民,他们纷纷表达了对“公园藏会所”的愤慨和不满:“公园是大家的,凭什么搞只对少数人开放的会所?”“还应该查一查,看有没有当官的来吃吃喝喝。”“这股歪风不能涨,不能让少数人搞特权。”“中央规定很明确,居然还知法犯法,顶风作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猫腻,最好查个明白。”

  长沙市园林局副局长李伟表示,接到群众举报后,该局立即组织工作人员前往烈士公园开展调查,随后勒令“崇贤馆”停业整顿,待完全竣工验收后再对公众开放。“公园、景区是广大市民的,任何人、任何单位都没有权力挤占这些公共资源。”李伟表示,藏身于烈士公园内的“崇贤馆”只对少数人开放,这背离了公园的公益性、开放性等本质属性,理应坚决取缔、整改。

  对于烈士公园管理处的上述解释,当地百姓仍存质疑。有人提出,“崇贤馆”就位于烈士公园管理处附近,花卉班内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投资方的违规操作行为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却没有被及时制止。到底是疏于监管,还是默许纵容,或者存在钱权交易?还欠百姓一个明白交代。对此,长沙市园林局和烈士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都没有给予明确解释。

  堵疏结合遏制“会所风”

  对于近年来公园古建筑内愈刮愈烈的“会所风”,一些专家建议,应从资金投入、项目监管和风纪整饬三个方面予以规范。

  首先,对景区、公园、博物馆应增加财政资金投入。园林景区、公园属于惠及大众的公共资源,具有稀缺性、公益性和不可替代性,应尽量安排足够财政预算,保障“养景、养人”的基本支出需要,减少以盈利为目的的服务项目。对部分符合条件的,可以考虑将其纳入公益一类事业单位,实行财政全额拨款。


  山西省文物局行政法规处处长许高哲说,作为文物大省,山西各级政府需依法将文物保护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并随财政收入增长而增加,增加幅度不应低于同级财政增长速度。他建议,省级财政预算每年不低于1亿元,市级不低于1000万元,县级不低于30万元,而文物大县应不低于100万元。

  其次,应加强对景区、公园经营项目的审核监管。从目前现状来看,景区、公园还做不到完全不引进经营项目,但相关部门可以提高准入门槛,强化事前审核和事中监管,避免部分引进项目“挂羊头卖狗肉”,以“服务游客”之名行“圈地圈景”之实,甚至沦为少数人搞奢侈享乐的场所。对一些景区内的存量会所,应勒令整改,对公众开放,甚至可以要求其限期搬离退出。

  再次,严肃风纪,严查领导干部出入私人会所的歪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干部告诉记者,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部分党政干部公款消费转入地下,越来越隐蔽,纪检监察部门可以组织人员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明察暗访,对顶风作案、无视党纪国法的行为,要坚决予以严肃查处,绝不能姑息纵容。

来源:南方古建筑设计院

文章链接:http://www.nfgjz.com/707.html (转载请注明)

本文标签:古建筑  公园  商铺  店面  会所  门面